客戶案例
  • 成都學校慶典儀式_周年慶_成立慶典_成都慶典策劃公司 title="成都學校慶典儀式_周年慶_成立慶典_成都慶典策劃公司"
  • 成都新品上市發布會活動策劃公司-視覺盛宴晚會 title="成都新品上市發布會活動策劃公司-視覺盛宴晚會"
  • 成都主題年會策劃公司 title="成都主題年會策劃公司"
  • 成都夏日運動會_發布會_推廣會_活動策劃公司 title="成都夏日運動會_發布會_推廣會_活動策劃公司"
  • 成都開幕式_活動策劃_新聞發布會_活動策劃公司 title="成都開幕式_活動策劃_新聞發布會_活動策劃公司"
  • 四川新產品上市時尚元素發布會活動策劃公司 title="四川新產品上市時尚元素發布會活動策劃公司"
  • 奧迪新車發布會活動策劃 title="奧迪新車發布會活動策劃"
  • 成都經銷商大會活動策劃專業公司 title="成都經銷商大會活動策劃專業公司"

動蕩的小米中國區

2019一2019法甲前瞻 www.huurj.icu 小米又因為一則人事問題的消息,上了熱搜。


5月23日,據鳳凰網科技報道,小米集團人力資源部發送處罰通知郵件,通報小米公司國際部員工汪凌鳴因違反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四十四條規定,被公安機關予以行政拘留五日處罰。小米集團國際部管理層經過討論決定,對汪凌鳴予以辭退。


新京報報道,今天下午,海淀警方證實,違法行為人汪某某(男,44歲)涉嫌猥褻,于 5 月 14 日被海淀警方處以拘留 5 日的處罰。


另外,網上也流傳著一些不知真假的小道消息:


在此之前,汪凌鳴掛職小米集團副總裁,非洲地區部負責人,更早的之前,他曾是整個小米銷售與服務部總經理。人事問題的背后,也是整個小米中國區的動蕩。


中國區逐漸成形,汪凌鳴邊緣化


2017 年,“起死回生”的小米提前完成了 1000 億的年度銷售目標,10 月,雷軍發布了一封內部信,在慶祝之余,也宣布了一則重要的人事變動與架構調整。


2017 年之前,林斌負責小米網,也就是整個銷售、服務、售后的體系,而雷軍則是直接管理手機部的研發和供應鏈。2017 年階段性目標完成后,雷軍“退居幕后”,開始負責更高一級的戰略規劃,手機研發則是交給了林斌。而小米網也改名銷售與服務部,接棒林斌的,正是被雷軍挖來的手機行業老兵,汪凌鳴。


汪凌鳴曾任過話機世界集團首屆董事、天語手機副總裁等職務,和如今執掌紅米的盧偉冰一樣,汪凌鳴也是被雷軍挖來,“空降”小米的高管。雷軍看重他們的,都是傳統手機行業老兵的經驗,以及多年累積下的線下渠道資源。眾所周知,在小米之家大規模鋪開以前,線下渠道一直是小米不能言說的痛。而線下渠道是一門人情生意,不僅需要策略,更需要經驗和人脈,因此,“老兵”總是吃香的。


《財經》曾報道稱,汪凌鳴當時的任務是要“四個季度重回中國第一”。


這顯然是一個有點“著急”的目標,于是,在 2018 年 2 月,雷軍將其改成了“十個季度重回中國第一”。


當然,后來的故事你也知道了,小米 2018 年國內市場并沒有實現海外那樣的飛速增長。據 IDC 數據顯示,小米 2018 年中國市場出貨量 5200 萬臺,市場份額13.1%,同比下滑 5.6%,雖然穩住了第一集團的位置,但距離第一顯然有些距離。



小米 2018 年,尤其是中國區的表現,顯然是不能讓雷軍滿意的,于是,小米又進行了新一輪的架構調整,主攻中國市場的中國區,也是這個時候被建立了起來。


2018 年 12 月,小米發布內部信,稱為了加強在中國市場投入,將銷售與服務部改組為中國區,任命集團高級副總裁王川兼任中國區總裁,向 CEO(雷軍)匯報。在多看閱讀被收購后,王川開始負責電視盒子、電視等業務,并把小米電視做到了互聯網品牌第一的位置。顯然,這份成績讓雷軍更加信任王川。


中國區的前身正是“銷售與服務部”,汪鳴凌在這次調整中成了“失意人”,汪凌鳴被調任國際部副總裁,從直接向雷軍匯報,改為了向王翔匯報,相當于“降了一級”。到今年 1 月 19 日,一份來自小米的文件顯示,小米成立非洲地區部,由汪凌鳴負責。


直到此次處罰,汪凌鳴結束了他在小米的職業生涯。


中國市場不容有失


“八個季度重回中國第一”,這是雷軍給小米定下的遠大目標。


盡管海外是小米如今更強勁的增長引擎,但小米畢竟無法像傳音、甚至一加那樣偏向于海外,從小米的愿景和戰略出發,作為,中國——世界上最大的智能手機市場——是繞不開的一環。你在海外賣得再風生水起,但沒能頂住中國這片戰場的競爭壓力,就無法被認為是手機行業的強者。


于是,在最近的一次架構調整中,雷軍接替王川,開始兼任中國區總裁,全面負責中國區業務開展和團隊管理。


而王川則是轉而負責剛成立的大家電事業部,負責除電視之外的空調、冰箱、洗衣機等大家電品類的業務開展和團隊管理,向CEO雷軍匯報。


雷軍上一次親自直接負責手機條線,是 2016 年的危急時刻,那一年,小米全年出貨量暴跌 36%,雷軍不得不取代周廣平,直接負責手機研發和供應鏈管理。


從汪凌鳴到王川,再到雷軍親自披掛上陣,能看出小米想要做好中國市場的決心。但頻繁的調整,恰恰說明了此前的調整并沒看到效果。從 2017 年 10 月汪凌鳴接手銷售與服務部,到如今雷軍親自主管中國區,已經過去了六個季度,時間不等人。


相較于海外市場的飛速增長,小米手機中國區的業務,基本上在原地踏步。IDC 的數據顯示,小米  2018 年國內出貨量同比跌了 6%,而 Canalys 的報告顯示,2019 年 Q1 小米是國產手機廠商中跌幅最大的一家,出貨量為 1050 萬部,同比下滑 13%。


中國區建立已有半年,雷軍親自執掌,已經說明了其重要性。而對于汪這樣高管的殺伐決斷,也能看出如今小米的“狼性”?!笆瀾緱揮幸患沂只笠?,能在經歷衰退之后重新增長,但小米做到了?!?strong>這曾是雷軍自豪的宣言,如今,同樣的難題,擺到了雷軍和他所率領的中國區的面前。


紅米 K20,即將在下周發布,這是雷軍執掌中國區的第一槍,而紅米作為小米手機的出貨主力,這也可能是 2019 年最重要的一槍。